您现在的位置:河南家庭网 >> 读书学习 >> 小说 >> 浏览文章
老大和他的女人们
作者:佚名 日期:2012年03月19日 来源:不详  【字体: 】   我要评论(0)
核心提示:
大学不恋爱-当看到“女人们”时很多人都会产生一种错觉,就是老大是一个风流倜傥、英俊潇洒的少年。其实不然,老大的确有很多关于女人的故事,但并不浪漫甚至可以说凄惨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“自古多情空余恨,此恨绵绵无绝期”。他浓眉大鼻四方脸,身高五尺,虎背熊腰,相当成熟。如果生于古代或许是个美男子,可惜生不逢时,现代人却并不这么看,至少我们宿舍的认为是20岁的年纪40岁的沧桑。由此看来,他的悲剧不是偶然。-刚走进大学,被老师领进宿舍,宿舍已经住进两个人,一个黑而瘦身高却一米八多,像极了路边的黑色电线杆。
  大学不恋爱-
  当看到“女人们”时很多人都会产生一种错觉,就是老大是一个风流倜傥、英俊潇洒的少年。其实不然,老大的确有很多关于女人的故事,但并不浪漫甚至可以说凄惨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“自古多情空余恨,此恨绵绵无绝期”。他浓眉大鼻四方脸,身高五尺,虎背熊腰,相当成熟。如果生于古代或许是个美男子,可惜生不逢时,现代人却并不这么看,至少我们宿舍的认为是20岁的年纪40岁的沧桑。由此看来,他的悲剧不是偶然。-
  刚走进大学,被老师领进宿舍,宿舍已经住进两个人,一个黑而瘦身高却一米八多,像极了路边的黑色电线杆。见我进来他热情的走过来,拉着我的行李指手画脚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,只恨自己见识浅薄不知是哪国的语言,感觉一直在哼哼,一个字也没听懂。不过从他友好的表情看,我揣测应该是欢迎之类的话,后来知道他是陕北人以后觉得听不懂是正常,听懂了就不正常了。
  另一个,正躺在二层床上,白色的确良衬衫黑裤子,儒雅又老成,心想这谁的家长比我爸年轻多了。见我进来,他从床上坐起来自我介绍说,俺叫胡三娃,来自河南周口,新闻专业。我激动不已的说:“终于有个说人话的了。”胡三娃愣了一下不解的瞪了我一眼,我恍然大悟:“哦,对不起,我还以为你是家长呢!”这次胡三娃先是一愣接着脸都绿了,瞪我的眼睛更大了,完全没有“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”的感觉。后来,我们都亲切的称之为老大。
  第一天晚上宿舍的几个兄弟激动地难以入睡,天南海北的一阵狂侃之后,老大庄重的向我们宣布,大学四年不谈恋爱,刻苦学习以备考研。听了老大义正言辞的宣誓后,所有人都肃然起敬,于是个个慷慨激昂,热心沸腾的承诺。不料我的一时冲动竟成了我的谶语,所以我的大学苍白无力,像一幅美丽的素描被橡皮抽去了一大片颜色一样空洞,每次说起都后悔不已。
  出师不捷
  开课两周后的一天,忽然听电线杆说老大失恋了。我大吃一惊,他何时恋的?随即我又觉得失恋是历史的必然。由于老大的承诺,所以只能搞地下工作,第一个女人成了一个谜,长的如何?哪个班的?何时开始的?一时成了宿舍争议的焦点,而他始终保持缄默。一段时间的热议之后很快给人淡忘。
  一天晚上小郭接到一个电话,是小郭的初恋情人,中学追了两年没追上,自己也追到了这个三本院校,现在忽然打来电话让小郭颇感惊异。据说,当时小郭已经到了下跪的地步,但仍然没有得到姑娘的芳心。从中我得出的结论是,男儿膝下没有黄金,而老大从中发现了更大的价值,那就是这个女孩肯定是漂亮的。
  于是当那个女孩再次打来电话时,老大趁机接上了,聊了几句感觉相当不错,当第三次打来电话时,那姑娘已经不再找小郭了。我们不能不佩服,几天后老大和就与那个未曾谋面的女孩聊的火热。每晚通话直到深夜还乐此不疲,宿舍兄弟哈欠连天的抗议道:“重色轻友的家伙,天天吵到半夜还不让人睡,真没天理。”老大终于感到心灵的谴责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。结束语是,亲爱的,香一个,么么,宿舍兄弟顿时鸡皮疙瘩掉一地,睡意全消。
  老大挂了电话但却高兴的睡不着,“蕾蕾说她不会让我失望的,我想肯定很漂亮。”
  电线杆很气愤,“她不让你失望你却很让我们失望,还让不让睡觉!”
  周六那天老大悄悄的告诉我,那个女孩要过来和他见面。
  我说:“那好啊,你就去呗!别到时激动地哑巴就行。”
  老大激动的像个孩子,在宿舍里走来走去不停地唠叨:“我穿那件衣服好呢?见了面说什么好呢?中午去哪吃饭好呢?吃什么好呢?”
  看着他坐立不安的模样,我又好气后好笑,“穿什么都行只要别穿你那白色的的确良衬衣和皮鞋。”实际上我想说的是,穿什么都一样。
  老大终于见面去了,一个上午没回来,看来他是很满意的。我们在宿舍却不太放心,下午宿舍兄弟全部出动就在学校里展开了大搜索,终于在学校的湖边城墙角上和他们“不期而遇”,当时他身边还站着一人,看起来挺年轻的,大概一米五多的身高,皮肤稍显黝黑。
  我疑惑地说:“老大,你不够兄弟啊,咱妈来了也不说一声。”
  老大两眼喷火的死盯着我,估计当时活剥我的心都有了,那女的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头也不回的转身而去。
  我恍然醒悟,又错了!我说:“老大啊,我真不是故意的,其实你俩是乌龟配王八,绝配!”我还没说完老大已经以恶狼捕食之势向我扑了过来,吓得我撒腿就跑,后来老大再也没有和那女的联系过。每提起此事老大就抱怨,都是小郭的错,还说追了两年的女人,这不是坑人嘛……
  再次败北
  直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过老大追的第三个女人长什么模样,只记得那晚(具体年月不详)老四说:“哎,老大又要去约会了。”我坚决不信:“约会?吓人还差不多。”老四说:“所以才晚上去啊!”老四看看我,我也看看他相视一笑,等老大出门时悄悄的跟在了后面。
  我俩怕老大发现,一路远远的尾随直到9号宿舍楼下。9号是女生宿舍楼,楼下昏黄的灯光特有情调,就像一个华丽的舞台。温暖的灯光洒在许多牵手的少男少女身上,并肩而坐的、十指相扣的、双手环绕男生脖子的、搂抱女生腰的、旁若无人地狂吻的……
  老大在宿舍楼旁站定,我俩悄悄的走进他身后的灌木丛旁。刚站好,迎面向老大走来一女生,路灯下金黄色的披肩长发光泽闪亮,微卷着盖住了半张脸。薄纱似的宽松睡衣如清凉的夜风飘来荡去,环绕着轮廓分明的身躯却长不及膝盖。雪白色的纤维睡衣下精致小巧的身形若隐若现,轻风妩媚,雪白修长的玉腿勾人心弦令人浮想联翩,就像刚喝完酒站在湖旁沐浴略带湿气的夜风一般飘飘欲仙。怪不得女生宿舍楼下每晚聚集一大群男生跟晚会一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男生宿舍楼呢!
  老四说:“这分明是诱惑男同胞犯罪嘛!”
  刚说完那女生已经走都近前,老四说道:“赶紧藏起来!”说完率先跳进了旁边的灌木丛,没影了。
  我还没有醒悟就跟着使劲一跃跳了进去,只觉浑身上下疼痛难忍,差点叫起来。老四蹲在前边拨开树枝偷偷的往外望去。我也强忍着疼痛蹲了下来,只见那女孩轻飘飘的径直走到老大身边却并没有停,而是与他擦肩而过,飘然而去。
  “弄错了!”我俩苦笑着对视。
  我说:“你不知道瞎喊啥!”赌气钻了出来,裤子被划破两个洞。
  老大差异的看着我俩从灌木丛中突然钻出,老四急忙赔笑着说:“误会,误会!”
  我也急忙分辩:“偶然,偶然!”
  老大愣了一会恍然大悟:“噢……他妈的狗仔队啊!”
  老四不好意思,赶紧转移话题说:“怎么总是偷偷摸摸的,我们又不跟你抢。”
  老大说:“你还不抢?恐怕只差兵戎相见了。”
  我疑惑的问:“你这是等她下来……”
  老大豪迈地说:“表白!”
  我惊奇不已:“看来你们已经认识很久了?”
  老大不耐烦的说:“见过一次面。”
  我大吃一惊说:“老大这人有魄力,干啥事都是风风火火,仨字儿,快,准,狠。”
  老四不太相信说:“哪……她一会下来?”
  老大直勾勾的看着宿舍楼出口不吭声。我明白,既然是表白,如果下来就是有戏,如果不来就是泡汤,看来成与不成就在今晚。
  过了一会不见动静,老大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其实我刚打电话她说不下来,但是我告诉她我会一直等的……”
  不等老大说完,我和老四异口同声的赞叹道:“有毅力!要用爱心和恒心感动她。”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希望也越来越渺茫了,从九点一直等到十二点,愣是没等到。我终于支撑不住,提议说咱也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不是。老大说:“再等一会,说不定就差最后一分钟了,不能前功尽弃,外面多凉快啊!”
  我说:“凉爽到不假但草坪上湿气太重,蚊子跟满天星似的围着我转,我全身上下都没一块好肉了。”但是为了尽兄弟情义,我和老四,又咬牙坚持着老大所说的在坚持一分钟,结果一等就是一个小时。身体上的折磨不算什么,关键还要承受时刻警惕校警把我们当夜贼给抓了的精神折磨。老四能经得住蚊子的考验,早躺在草坪上睡着了,呼噜声一浪高过一浪。身心的折磨最终战胜了老大的痴情,他开始抱怨这女没人情味。我趁机扇风点火,这样没人情味女人你还要,你不走我可走了!
  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,一个主角还没出现的故事就如此草草的结束了。
  锲而不舍
  然而,老大的最大优点在于坚持不懈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这种精神我只在民国前后大学生抗议军阀的卖国政策时学到过。没想到老大也灵活的运用到实践中了,伤心过后,老大自我安慰说:“邓小平爷爷曾说,‘改革开放的步子应该再大一些’。”从中我明白了什么是真理,真理就是无论你做什么都能从中找到精神支柱的那句话,就连站在大街上旁若无人的狂吻时,也可以引用毛主席的一句话为自己辩解,“与人斗其乐无穷”何况还是女人。
  锲而不舍的精神使老大很快又有了目标,据说是网上认识的。
  我说:“网恋啊,这步伐的确够大的。”
  老大扭捏的笑笑,用蚊子的声音哼哼道:“算是吧!”
  我说:“不会又是一位老太太吧?”
  老大坚决的说:“绝对不是,我们网上视频过,胖嘟嘟的圆脸可白了。”说着又陶醉在他自己的甜蜜中,不住的傻笑。
  我恍然大悟,怪不得这几天老大总是一个人莫名其妙傻笑,我还以为失恋后大脑受刺激了。
  那天老大邀我陪他去见面,我说:“不去,每次都是大失所望,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。”
  老大说:“这次不一样,至少有顿饭吃,她请!”
  这个条件很具有诱惑力,我假装不太情愿的说:“去哪吃?”
  老大神秘的说:“四季如春大酒店”
  我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,“成交”二字迸射而出。这几天是月末,天天吃馒头,再吃我都变馒头了。
  我俩急急忙忙赶到他们约定的地点,酒店门口。
  我看看表已经六点了,这是他们约定的时间,我左右扫视一周说:“这儿人挺杂乱的,就是没见到一个像样女人啊!”老大也四下看了一圈的确没有,就拿出电话问道:“喂,小白,你到了没?”小白说:“我就在酒店对面啊。”我明白这是她在偷偷面试我们呢,中意了就过来,不中意了就取消。我俩不约而同向街对面望去,只见一个女的朝我们走过来(当时我大脑一片混乱只能用女的来形容),肤色的确很白,跟刚出炉的馒头似的,长的更像馒头。想起馒头我有一种呕吐的感觉,我默默的祈祷千万别是这个,始料不及女孩已经走到了跟前,问道:“请问是胡同学吗?”老大吃惊的嘴还尚未合拢,已经挂断的电话还停放在耳边,突遇这种情况,老大有点始料不及,还好反应灵敏,抱着挂断的电话吼道:“不是跟你说了吗,分手!坚决分手……”边说边扭头就往回走,我平静说了句,我姓王不姓胡。说完急忙跟着老大飞似的跑了,走出老远我回头见那女孩还在原地站着,也许还在耐心的等候,我有点过意不去但我安慰自己毕竟我没有骗他。
  老大赶紧关了手机,我说:“哎,还真是胖嘟嘟的圆脸啊,跟一馒头似的!”
  老大的面子有点挂不住,狡辩道:“哪像馒头了?”
  我笑道:“浑身上下都像!不过和你挺配,再说了,就算你不愿意咱吃了饭再走也不迟啊!现在倒好什么都没捞到。”
  老大瞪了我一眼说:“你能吃得下?”
  我说:“这会儿好,能吃下了,你吃西北风去!到手的鸭子让你放飞了。”
  老大借机反攻说:“你天生就是吃馒头的命,命有八尺难求一丈。”
  我说:“得了,又被你忽悠了,就算馒头也得你买!”
  当我俩提着馒头回到学校时,刚好碰到老四去吃饭,看到我俩提着馒头奇怪地说,你俩不是有饭局吗?我憋着一肚子火,假装回味无穷的样子说:“场合太奢华啊,不太适应,为了保持一点绅士风度,也为了给咱民办教育挣点面子没敢放开吃啊!”不等老四开口老大忍不住笑道:“是啊,那场面,那气派,又豪华有奢侈,难得一见啊……”
  修成正果
  现在这个女人呢,是所有女人中最像样的一个,细瘦身材,轮廓分明,动若扶风,静若处子,更重要的是知书达理贤惠懂事。我们一致认为这是月老牵姻缘线时睡着了,才让他捡了个大便宜。其实细想来,上帝是公平的,以老大这种锲而不舍的毅力和越挫越勇的勇气,找一个差的那才不公平。从此,我们更加坚定一个信念,付出总有收获!
  据说他们是这样相识的,那晚老大应邀去参加同学的一个生日party,他西装革履,头发梳地油光锃亮。后来才知道是白忙活,因为晚会就设在学校的操场,黑咕隆咚,用得都是宿舍里的小台灯,头发亮不亮谁也看不见。
  吃蛋糕时,老大发扬了我们宿舍快、准、狠的吃饭作风,一人偷偷蹲在操场旁边的角落里,两口一份,狼吞虎咽一会儿消灭一大半,最后实在吃不下了就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。刚站起来发现一个女孩站在他跟前,她手上拿了蛋糕作势欲往老大身上抹,这哪行啊,老大大吼一声,“别啊,我刚洗的衣服!”女孩一愣,加上老大一副猪八戒的长相,那女孩哪见过这阵势,吓得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,把蛋糕全涂在自己身上了,哭没哭不知道,只听说那女孩后来蹲在墙角死活不起来。第二天当朋友介绍他俩见面时,俩人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异口同声的说,怎么是你?后来给他俩的见面做了个歇后语,老大相亲——不是冤家不聚头。
  当然这都是听别人说的,我见到那女孩时,他俩已经到了牵手的地步了。听说那女孩特纯洁,认识两周了,都不让老大碰,老大偷偷摸摸鼓起勇气碰了一下她的手,结果被那女孩“啪”的一耳光打过来还骂老大流氓!我说:“老大,真不容易,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得挨多少耳光啊?”
  老大笑嘻嘻的说了一个字,值!

相关文章列表
网友评论
推荐新闻
热门新闻
更多>>图文资讯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 - 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 - 版权声明 - 人才招聘 - 帮助中心